北京14年存20万份仅用15例

2016年02月22日10:19  新京报 收藏本文     

  原标题:北京自体脐血库14年存20万份仅用15例

北京妇产医院门前,一名孕妇举着刚收到的脐血存储宣传单。北京妇产医院门前,一名孕妇举着刚收到的脐血存储宣传单。
  
北京脐血库制备室里,工作人员将采集到的脐带血进行处理。北京脐血库制备室里,工作人员将采集到的脐带血进行处理。
1月27日,北京市脐血库,脐带血存放在-196℃的液氮罐内。1月27日,北京市脐血库,脐带血存放在-196℃的液氮罐内。

  “存储脐血,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如今,几乎在北京各大医院都可以看到存储脐带血的宣传单。

  “可以治疗白血病、肿瘤等80多种疾病,宝宝和家人都可以用。”新京报记者探访数十家医院,均得到这样的说法。

  那么花两万元存储自体脐带血真的这么有用吗?不少专家表示,客观上,自体脐带血应用概率非常小,并非移植首选。北京脐血库首席执行官邓钺透露, 筹建14年来,北京自体脐血库存储量达到20万份,临床上用于自身及亲属的有15例。而靠捐献存储脐血的公共库存储2万多份,应用700多例。

  商业利益驱动下,更多的脐带血被引向自体库,专家呼吁公众捐献脐带血,发展公共库。国家卫计委近期下发《关于延长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规划设置时间的通知》,称在2020年之前,不再新增脐带血库,并在筹划建立国家级脐带血库。

  保存脐带血 一次性缴费19800

  1月17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门诊大厅熙熙攘攘。大厅内“北京脐血库”的咨询柜台很是醒目,三四名宣传人员笑脸相迎,向过往孕妇及家属详细介绍脐带血的存储情况。

  “脐血存储可一次性交费, 共19800。”宣传人员说,脐带血存储一般为18年,也可以分期付款,分期首次付7780元,以后17年每年980元,共18年。而18年后,则由孩子自己决定是否继续存储脐血。

  宣传人员介绍,脐血库分为公共库和自体库两种。自体库则为自己独有,他人无法使用。按照工作人员的说法,新生儿的脐带血可用于孩子,也可用于家人,可治疗80多种疾病,“肿瘤、糖尿病都可以。”

  位于昌平的积水潭回龙观医院内,产科的胎心监护室,也有脐血库的工作人员驻守,向孕妇宣传自费存储脐血的好处。

  在宣传人员解答孕妇咨询过程中,有电话打入胎心监护室,宣传人员接起电话说,“您好,积水潭回龙观医院,有什么事?”俨然医护人员。

  “存储脐血,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在宣传人员提供的脐血存储资料上,醒目地写着这样的宣传语。内页详细介绍了脐带血造血干细胞治疗适应症。“你看这些肿瘤、白血病、糖尿病都可以治疗,现在能治疗1000多种呢。”

  该“治疗千种疾病”的说法与前述宣传人员所说“脐血可治疗80多种病”出入极大。面对记者的疑问,该宣传人员并未作出解释。直到记者询问是否可 以捐献脐带血时,对方才表示脐血可以存放在公共库,不需付费存储,享有优先配型权。“但捐了就不是你的了,万一被用掉就没有了,存还是捐得自己做决定。”

  记者注意到,上述两家医院的脐血宣传册末页上公司的名称均为“北京佳宸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北京市唯一一家国家批准的自体脐血库。”脐血库建于1996年,于2002年获得审批,开始存储第一份自体脐带血。

  脐带血移植仅限7岁以下?

  1月27日为北京自体脐血库开放日,市民可前往参观。在这里记者看到了脐带血在脐血库的“家”——液氮罐。

  在1500平米的液氮库中整齐排列着上百个世界上单体储存量最大的银色液氮罐,超过20万个宝宝的脐带血保存在这些-196℃的液氮罐中。所有 储存罐的状态及液氮的补充均由中央控制室电脑控制,为了保证脐带血的安全,液氮库配备了24小时闭路监控、红外线报警、双电路供电以及对液氮液面的24小 时监控。

  脐血库技术中心专家魏晓飞介绍,存储脐带血需经过采集、运输、制备、检测、存储等。入库脐血的体积要求50ml,但最终以其内所含的细胞计数为准。

  “在孕妇28周时会交给她们一个采集器具包,里面有血袋、记录表、采血管等,孕妇生产时由医护人员采集,我们会在24小时之内将器具包送到收血室进行外观检查、称重、编码。”魏晓飞说。

  另外,解放军第309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张永清解释说,脐带血含有丰富的造血干细胞,用液氮在零下196℃保存后,理论上可以保存50年。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干细胞的数量也会衰减。并且脐血量较少,适合体重40公斤以下的人来用,成人移植一份脐带血则远远不够。

  “一般7岁以下的儿童比较适合用脐带血移植,因为体重较轻。”中国武警总医院细胞移植科安沂华主任说,我国也有脐带血干细胞移植用于98公斤患者的成功案例,但是用两份他人的脐带血移植,并非自体脐血。

  海军总医院儿科主任栾佐也表示,脐血容量低,很难满足高体重患者,“40公斤以内患者可以使用脐血移植,40公斤以上则需要双份脐血移植。”

  对于北京市脐血库宣传册子上所提的脐带血干细胞治疗的适应症,张永清分析,脐带血并非包治百病,大部分是对他人有用。“自体移植,用上脐带血干细胞的概率非常低。遗传性及先天性疾病是明确不能用于自体移植。

  自体脐带血移植基因缺陷风险高

  魏晓飞说,一般遗传性血液疾病多发生于一岁以内,这种情况不建议用自己的脐带血,一岁以上一般是没有问题。而这些,脐血库工作人员在医院宣传时并没有提到。

  据上海媒体2014年报道,8个月的小南南不幸患上白血病,一家人为求医四处奔走,心力交瘁。所幸,南南出生时,南南父母花费2万元为宝宝在上 海市脐带血库自体库储存了一份脐带血。原本以为这是袋“救命血”,没想到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血液科就诊时却遭拒绝。为此,南南父母大为恼火,质疑上海市脐 带血库夸大宣传,引人上当受骗。

  当地儿童医学中心解释说,小南南患的是急淋的M3和M4型两种白血病,病情非常复杂,基因或先天存在缺陷。因此,不建议其使用自存脐血。直至2015年,小南南从公共脐血库调取了其他人的脐血进行移植,手术成功。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因脐血基因检测项目繁杂、费用高昂,且基因问题导致不能移植为小概率事件,所以这项检测存储前一般不做。

  魏晓飞介绍,在采集脐带血的同时,脐血库会采集母亲的外周血,进行病毒检测。“主要是对乙肝、丙肝和艾滋病等病毒抗体进行检测,并不包括致病基因检测。“国外也是用母血来间接评估脐带血的安全性。”

  张永清对此则有不同意见,他说,由于脐带血血量少,现在技术上还做不到进行病毒检测的同时不减少血量。用母血代替脐血进行病毒检测,理论上可行,但绝对的安全不能保证,只能说达到95%-99%。

  张永清说,国家对于基因检测正在试行阶段,只有血友病等少数疾病治疗时才会做基因检测。如果患儿所患疾病有明显的遗传基因,或移植前检测出基因缺陷,医生则不建议自体脐血移植,患儿还需再找其他配型。

  基于这种基因缺陷,海军总医院儿科主任栾佐更是直言,“治疗白血病一般不会首选自体脐血。”

  他解释说,造血干细胞移植机理是用移植物抗体消灭白血病细胞,自体移植有时候起不到这个作用。只要能找到异体脐带血、骨髓、外周血干细胞移植。

  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也认为,一般情况下,得了血液病首选是化疗,并非移植。韩忠朝表示,脐带血量少,含有的造血干细胞数量不 够,细胞分裂生长速度慢。“通常移植手术后进仓一个月就出来了,脐带血移植需要两个月,费用要大大地增加,进仓治疗一天就要上万元。”

  自体脐血库移植应用不足万分之一

  北京脐血库首席执行官邓钺透露,2003年至今13年,目前自体库存储量达到20万份,临床上用于自身及亲属的有15例,其中用于自体移植有6例。公共库存储2万多份,应用700多例。按此比例计算,自体库应用比例不足万分之一。

  新京报记者在积水潭回龙观医院随机问了数十名孕妇,有三分之二称:“费用太高,得考虑考虑。”

  然而,并非是交了钱,脐血的安全就有保障,对于脐带血采集环节,亦容易出现问题,《齐鲁晚报》2011年报道,市民李先生交了1万多元在山东脐 血库保存儿子的脐带血,不料却因采集过程中被污染失去保存机会。李先生极度失望,追问被污染原因,对方没有给出详细解释。只是称,之前交纳的保存费会退 还,但要扣除1000元的成本费用。

  无独有偶,据合肥当地媒体中安在线报道,2012年合肥市民管鹏在妻子临盆当晚被医生游说,与安徽省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为期22 年,总费用28650元的脐带血储存合同。1个月后,他被告知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受感染,无法储存,只能储存未受感染的充质干细胞。

  管鹏称,公司方没有一句解释,态度蛮横地让其自愿变更合同,并称如不然,将扣其500元检测费和8000余元制备等费用。

  管鹏追问对方造血干细胞受感染原因,未获答复。他想起诉,结果对方翻出协议中一个条款,“交易中发生任何事故,公司不担责任”。而安徽省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不在国家卫计委批准的7家合法脐血库之列。

  对于脐血存储中可能发生的风险,北京市脐血库首席执行官邓钺表示,北京脐血库与用户签的协议写明:如果最终因脐血库冻存质量问题导致脐血不能使用,将双倍返还脐血存储费用,并为用户在公共库甚至国外寻找配型相合的脐带血。

  京师律所医疗纠纷事务部主任律师白飞云告诉新京报记者,脐带血广告提供的主要是存储服务,不属于医药广告范畴,目前尚无明确具体的针对性规定。

  1月30日,北京市卫计委相关人员部门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脐血库应科学宣传自体存储脐带血的意义,客观介绍自体存储脐带血的临床作用,在充分保证公民知情权和选择权的前提下,由储户自主选择脐带血的储存方式,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夸大宣传。

  2020年前不再新增脐血库

  中国武警总医院细胞移植科安沂华主任认为,自存脐血使用率低,应由国家大力筹备公共库,由大家捐献脐带血,捐献数量越大,患者配型的成功率和使用率就会越高。

  他表示,国家投钱建设公共脐带血库并不需要采集每一个新生儿的脐带血。如果存100万份脐带血可以满足中国人配型移植使用,每年有10万人需要使用,那么每年补充10万份脐带血就可以。

  “脐血库最早是我和陆道培等血液专家发起的。”国家干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韩忠朝介绍,当时提倡的就是建立公共库。目前脐血库采集、分离的技术还不够,相对于日本、欧美的脐血库应用量,我国应用比例非常少。在日本脐血采集完全是公共库,应用率达到15%。

  而作为筹建中国首家脐血库的专家,北京陆道培医院副院长童春容强调,脐带血是有用的,但不能夸大宣传。

  “脐带血目前主要用于造血干细胞移植,今后还可能有更多用处。”童春容说,要使脐血广泛应用,前提它应该是公共的。

  海军总医院儿科主任栾佐介绍,对于自体库如何发展,山东脐血库有个创新,“自己存的可以给别人用,让他人付存储费用,不至于浪费”。但是是否会耽误自己孩子的使用,需要考虑清楚。

  国家卫计委近日答复新京报记者提出的脐血库相关问题时表示,脐血库应规范执业,坚持公益性,保障临床医疗需求。目前,全国7家脐带血库公共库存储能力已经能够满足临床需求,但仍需提升质量和存储水平。

  为更好地发挥脐带血库的公益性,经相关部委批准,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正在筹建国家脐带血库。

  1月初,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延长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规划设置时间的通知》,称目前北京、天津、上海等全国现有的7家公共库存储能力能够满足临床需求,因此在2020年前将不再新增脐带血库。同时,未来将筹建国家级公益性脐带血库,为临床、科研提供相应支撑。

  ■ 链接

  7家脐血库自体应用比例低

  目前,我国经批准并验收合格执业的脐血库只有7家,分别位于北京、天津、上海、山东、广东、浙江和四川。新京报记者分别拨打各个血库客服电话询问得知:

  天津脐带血库:自体库储存13万份,自体库存储应用案例20几个。

  上海脐带血库:自体库存储1万份,没有自体移植成功案例;公共库2.7万个单位,移植1600例。

  山东脐带血库:自体库存储13万份,自体库2014年一年应用60多例,公共库储量两万。

  广东脐带血库:自体库存储23万份,自体库应用几十例,公共库储量在2万左右。

  浙江脐带血库:自体库存储2万份,公共库储量不到1万。

  四川脐带血库:自体库存储超过10万份,公共库超过两万份。对于自体库与公共库的比例,北京脐血库首席执行官邓钺表示,“没有相关规范”。

  A08-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实习生 刘思维

  A08-09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1月27日,北京市脐血库,脐带血存放在-196℃的液氮罐内。

文章关键词: 脐带血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