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先患者之忧而忧 后患者之乐而乐

2017年07月10日 14:00 新浪健康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自1986年大学毕业即工作于北京解放军309医院,廖利民已行医31年,从事泌尿外科27年。1998年赴德国亚琛工业大学(RWTH)医学院留学获泌尿外科学博士学位,廖利民于2002年回国并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至今已15年。廖利民主任在神经泌尿学、尿失禁、尿动力学、前列腺增生等领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及较深学术造诣,但在临床诊疗过程中,廖利民主任越来越关注尿失禁患者这一人群。

  国际尿控协会(ICS)将膀胱过度活动症(OAB)定义为一种以尿急为特征的症候群,常伴有尿频和夜尿症状,伴或不伴有急迫性尿失禁,没有尿路感染或其他明确的病理改变。

  根据2011年发表的数据,我国OAB的总体患病率为6.0%,且OAB患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明显升高,其中40岁以上人群的OAB患病率为11.3%,即每10中就有超过1人患有OAB,且同年龄段男性和女性OAB的患病率相当。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全部OAB患者中,仍有85%的患者未曾接受筛查和就诊。

  廖利民主任说到,国外尿失禁的知晓率和就诊率相对较高,尿失禁宣教已颇有成效。而在我国,尿失禁依然是一个被患者忽视的疾病。

  尿失禁对患者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的影响非常大。尿失禁不仅会诱发皮肤感染,引发压疮、阴道炎、尿路感染、膀胱结石等,诱发心脑血管疾病;还会严重影响患者的心理情绪,导致抑郁等。但是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和医学知识的缺失,尿失禁患者就医率非常低。多数患者不仅认为尿急、尿频和急迫性尿失禁等现象产生的原因是年纪增长自然产生的症状,还羞于向他人提及此事,对于身体的不适闭口不言。

  另外,我国的泌尿外科医生多对泌尿系统肿瘤或、结石等疾病有着强烈兴趣,而对尿失禁相关的知识掌握相对欠缺,专攻尿失禁方向的医生少。“这就导致传递给公众的声音弱,公众对尿失禁也不够重视”,廖利民主任说到。

  为了提高尿失禁患者和公众对疾病的认知、积极筛查、主动治疗,作为北京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尿控学组组长、2012国际尿控协会年会主席,廖利民主任为尿失禁疾病宣教做了多方面努力。每年6月份的最后一周是世界尿失禁周,廖利民主任自2010年起每年都参与主持举办世界尿失禁周宣传活动,推广尿失禁相关知识,改善公众对尿失禁的认知,解除患者的疾病困扰。此外,他还经常组织社区健康大讲堂,并通过电视、报纸、新媒体等多种传播方式进行尿失禁知识宣教。

  说到宣教成果,廖利民主任认为现在还不尽如人意,但和十年前的状况相比已经有很大改善。他说,尿失禁通过一些医疗手段是可以完全治愈或减轻症状的,可以通过使进口设备国产化、降低医疗费用、加强科普宣教等手段继续努力,力争让更多的尿失禁患者受益。

  《黄帝内经》说“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廖利民主任也深以为然。

  他说到,“国外泌尿系统疾病的预防已经有专业人员在做工作,而我们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患者得了病之后如何诊治。时代在不断发展,我们也要开始加强疾病的预防工作。”

  1996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名为《迎接21世纪的挑战》的报告中指出,21世纪的医学将从“疾病医学”向“健康医学”发展;从重治疗向重预防发展;从强调医生作用向重视病人的自我保健作用发展等。廖利民主任认为,我国未来的医疗应以疾病早期预防、早期诊断为基础。做好疾病预防的宣教工作不仅可以帮助病人减少诸多病痛,改善公众的健康状况,提高公众的健康水平;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还可以减少医疗费用支出,降低我国的疾病经济负担。

  “我们每年举办的世界尿失禁周宣传活动实际上也是在做预防相关的工作。国内对于预防这块可能还不是特别关注,但预防医学在泌尿外科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人类对疾病诊治的最高境界就是不让其发生,疾病发生后再治疗反而是下策。”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于2002年5月重新建立,主要任务和特色是为截瘫脑卒中等残疾患者提供泌尿系统疾病的诊治和预防,实属一个年轻的科室。但建立以来科室发展突飞猛进,成立了泌尿外科病区、神经泌尿病区两大病区,建立了影像尿动力学检查中心、盆底电生理诊疗中心、腔内泌尿外科诊疗中心、性功能诊疗中心四大诊疗中心,组建了神经泌尿与尿动力学实验室、盆底电生理实验室两大实验室,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专科学科体系。

  说到科室相关研究,廖利民主任十分兴奋,“可以毫不谦虚的说,我们在神经泌尿学及尿失禁领域开展的工作与国际水平相比成绩也是非常突出的。”他带领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进行了相关领域基础研究、诊断分类以及各种高新治疗技术的研发。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影像尿动力学检查、肉毒素膀胱注射治疗膀胱尿道功能障碍、肠道膀胱扩大术、人工尿道括约肌括约肌植入术、骶神经调控术等领域是处于先进水平。除此之外,廖利民主任还组织进行了转化医学研究,如国产膀胱容量测定仪、多功能膀胱盆底康复治疗仪、国产骶神经刺激器、组织工程膀胱扩大术等,可植入式微型神经肌肉刺激器治疗压力性尿失禁这一创新性研究已经进入注册前探索性临床试验。他被评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卫计委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共获得7项国家级科研课题资助,获得“中华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首届残疾预防与康复科技一等奖”1项。短短15年时间,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而这样迅速的发展和廖利民主任这么多年来坚持不懈所付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1、白天排尿超过8次就要警惕尿失禁吗?

  如果正常饮水或饮水量较少的情况下出现白天排尿超过8次,可能说明身体出现问题,也不一定就是尿失禁的问题,应该尽快去医院就诊,查明原因。

  2、压力性尿失禁的危险因素有哪些?

  压力性尿失禁危险因素常见肥胖、慢性咳嗽、酗酒、喝刺激性的饮料等,而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的高危因素是妊娠分娩,尤其是难产

  另外,女性更年期或绝经期、老年男性前列腺增生的手术治疗等也是可能导致压力性尿失禁危险因素。

  3、尿失禁是可以治愈的吗?

  尿失禁是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治愈的。比如男性压力性尿失禁,可以通过人工尿道括约肌植入术来治疗;女性压力性尿失禁,可以选择中段尿道吊带术治疗;急迫性尿失禁能通过骶神经调控术(膀胱起搏器植入)恢复正常排尿。

  4、前列腺炎是经过性行为传染的的吗?

  引发前列腺炎的因素很多,性行为只是其中之一。前列腺炎得病因比较复杂,常见病因是老坐着、运动比较少、辛辣食物和酒精摄入过多。

  5、检查前列腺炎的方法是不是比较不舒服?

  一般在初诊的时候,急性前列腺炎查尿常规就可以了。但如果是慢性或亚急性前列腺炎,需要做直肠按摩,取出前列腺液,但也不会特别不舒服。

  6、夫妻之间的泌尿疾病会不会互相传染?

  人体有一些细菌是可以通过性生活传播给伴侣的,并且在对方免疫力较弱的情况下,导致疾病。艾滋病病毒、梅毒杆菌、淋球菌等病原体肯定是通过性途径传播的,必须加以预防。

  7、小便后仍有尿意是什么原因?

  尿不干净,这可能是膀胱过度活动症的一个表现。要到医院查查原因,看有没有残余尿,有没有泌尿系统感染。

  8、尿路结石是不是必须做手术?

  这个不一定,可以先保守治疗,通过喝水、运动或是吃药,帮助排出结石。如果保守治疗没有效果,可能就需要做手术。

  9、泌尿外科能治哪些疾病?

  泌尿外科涉及疾病非常广,包括泌尿系统肿瘤、泌尿系统结石、排尿功能障碍、泌尿系感染疾病、男性疾病、肾上腺疾病等。

  10、肾积水可以自愈吗?

  肾积水的发生可能与结石、肿瘤、梗阻等相关,一定要去医院进行相关检查,找出病因,对症治疗。

  医生简介

  廖利民,1986年毕业于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工作于北京解放军309医院,1994年于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解放军301医院)获泌尿外科学硕士学位,1998年赴德国亚琛工业大学(RWTH)医学院留学、后获泌尿外科学博士学位。2002年至今,任中国康复研究中心北京博爱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及神经泌尿科主任,首都医科大学泌尿外科学系副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国家卫计委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国际神经泌尿学会(INUS)理事、泛太平洋尿控协会(PPCS)理事、国际尿控协会(ICS)理事、第42届ICS年会大会主席、ICS神经泌尿委员会委员、ICS尿瘘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调控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第3届尿控学组副组长、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学会尿控学组组长、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泌尿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ICS官方英文杂志《神经泌尿学与尿动力学(NAU)》副主编、PPCS官方英文杂志《下尿路症状(LUTS)》编委,《中华外科杂志》、《中华泌尿外科杂志》、《临床泌尿外科杂志》、《现代泌尿外科杂志》、《微创泌尿外科杂志》、《中国脊柱脊髓杂志》、《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杂志》等8家中文杂志编委。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专栏+ 更多

小暑养生记住这几点就够了

此时出汗多,消耗大,再加之劳累,不能忽略对身体的养护。…[详细]
小暑养生记住这几点就够了
热门搜索
健康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