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7年08月18日 10:03 新浪健康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1961年,美国疼痛治疗的先驱者、著名麻醉学教授Bonica于华盛顿大学创办了世界上第一个“临床疼痛中心”,由此拉开现代疼痛治疗的序幕。疼痛医学是一门新兴学科,自开创至今只短短五十六年,发展速度却极其迅猛。据悉,在美国疼痛治疗的医疗费用连续六年居医疗领域各专业的首位。

  医疗从治疗疼痛开始,很多疾病都与疼痛有关。作为疼痛行业领军人物,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疼痛科主任倪家骧教授见证了我国疼痛科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整个过程。

  在采访前,倪家骧已经忙碌了一整天,接受采访时却未有任何疲态,提到疼痛科更是神采奕奕,不住地侃侃而谈、旁征博引, 幽默专注又极具条理,让人禁不住一下子就喜欢上他。

  起初,倪家骧原本是做麻醉工作。都说外科治病、麻醉科保命,麻醉医生在治疗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手术麻醉似乎只是睡了一觉那么简单,而为了确保手术的平稳进行和患者麻醉的安全,麻醉医生往往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默默地监护全程和生命功能的调整。倪家骧认为做麻醉医生很伟大很重要,但是机缘巧合,他接触到疼痛医学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工作之余学习疼痛学,并利用工作机会开拓疼痛方面的治疗,越钻研越感兴趣,越钻研越喜欢。

  倪家骧提到有一本书对他影响很大,书上说人这一生要做两件事,一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二是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如果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会走偏,如果只做自己应该做却不喜欢的事情可能会很累。假如一个人做的事情既是自己喜欢的又是应该做的,那才是最完美的。倪家骧说,“看到这个,我就想我喜欢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喜欢做疼痛医学,也应该做疼痛医学。”

  倪家骧于2003年在宣武医院建立了疼痛科,当时我国疼痛科发展刚刚起步,北京市只有一两家医院拥有疼痛病房。倪家骧介绍说,在过去,大部分人出现了病痛不知道该去医院哪个科室就诊,导致很多疼痛性疾病成了疑难杂症。随着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对疼痛的认知越来越清晰,来疼痛科就诊的患者数量呈井喷式增长。现在北京市有疼痛病房的医院发展到近20家,全国已有近5000家医院开设疼痛科或疼痛门诊。

  宣武医院疼痛科以先进的微创技术治疗颈肩腰腿痛、神经痛、内脏性疼痛、软组织疼痛、头痛、癌性痛及良性肿瘤引起的疼痛等,年门诊量超过两万六千人次,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临床疼痛药物试验基地、疼痛专业博士学位授予点和博士后流动站。科室常规开展的影像引导下微创技术、低温等离子椎间盘靶点消融术、电磁波椎间盘消融术、三叉神经半月结射频热凝、术脊髓电刺激器植入术、连续硬膜外腔靶控微量输注技术和系列康复技术等,都是目前国际上最先进的治疗技术。

  我国疼痛科临床治疗多是引用国外的新技术,但是宣武医院疼痛科在学习和借鉴国外技术的过程中,做了不少改进和创新,很多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倪家骧介绍说,“三叉神经痛的微创治疗在国外一般采用透视来定位,我们在临床工作中发现很多疑难老年病患用透视看不清楚,于是创新性采用更清晰的CT定位穿刺技术,我们以CT定位治疗三叉神经痛这个技术目前在国际上处于顶尖水平,已经治愈了近5000例患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病例组。”“我们最先在临床中发现椎间盘不仅向后突出压迫神经,也会向前突出影响内脏导致慢性胸痛和腹痛,世界上第一篇关于‘椎间盘源性内脏痛’的论文就是我们科室发表在疼痛行业最高杂志《Pain Practice》上的。”“低温等离子椎间盘消融术是借鉴国外技术,我们把国外原来的髓核消融发展为靶点消融,更加完整的保留了脊柱的功能和结构完整性。”

  2007年7月16日是我国疼痛医学发展史上特别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卫生部签发了关于《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增加“疼痛科”诊疗项目的通知文件,确定在《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中增加一级诊疗科目“疼痛科”,代码“27”。据此,我国二级以上医院开展“疼痛科”诊疗服务。这一决策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疼痛医学的发展,为广大慢性疼痛患者带爱了福音。

  但是我国疼痛科发展起步相对较晚,各地疼痛医学水平不均衡,基层医院疼痛科发展滞后,我国疼痛学科的发展仍然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疼痛患者的需求。为了整合国内外医疗和非医疗资源,建立产业上下游、产学研信息、知识产权等资源共享机制,加力培养疼痛诊疗人才,倪家骧在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的支持下组织成立了中国疼痛康复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任联盟理事长。

  2014年7月29日中国疼痛康复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宣布成立,倪家骧联合国内350多位知名疼痛专家组成专家委员会,在全国开展一系列新技术推广和下基层帮扶活动。通过帮助基层医院建立高水平规范化的疼痛康复科,培养优秀的学科带头人和学科骨干,团结协作,创新发展,扎实提高我国疼痛康复水平。

  倪家骧认为,医院的发展离不开优质的医护队伍。他指导联盟开展“中国疼痛康复科建设项目”,帮助基层医院培养疼痛科医生队伍,推动基层医院疼痛科发展。当培养医院的医生队伍慢慢成长起来,再拓展成为联盟专家去帮扶其他医院,以促进疼痛学科在不同地域的均衡发展和共同进步。

  “最近我们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开始策划联盟的医联体,开展双向医疗合作和双向培训合作。现在医联体有个不好的现象,有的医院一次挂出几百个医联体,而科室一共十多个医生,怎么能帮助几百个医院发展,这太虚了。我们想重点发展联盟的医联体,一个一个慢慢来,帮助基层医院把疼痛科建设好,把工作做到实处。”倪家骧说。

  谈到疼痛科发展,倪家骧有数不清的点子、说不完的话。“我们有个目标是建立‘无痛中国’,联合金融机构和企业融合资金和资源帮扶基层特别是贫困地区医院,并立志在全国的医院都开展疼痛项目建立疼痛科。这个实施起来应该会很难,但是梦想一定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是吧?”

  受传统观念影响和医学知识局限,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疼痛医学,认为疼痛治疗“治标不治本”,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在认识上存在不少误区,导致很多患者不去就医或治疗延误。每周三早晨是宣武医院疼痛科的患者教育时间,医护人员通过幻灯图文并茂地向患者教授疾病病因和治疗原理。宣武医院疼痛科还有个“疼痛康复病友会”的公众号,科室的医学博士每三天定期发布一篇科普文章供病友学习阅读。

  宣武医院疼痛科的患者出院前要做一个测试,检查是否能清晰地讲述出自己所患的疾病、接受的治疗。这是倪家骧要求的,“一定要让医护人员做大量的科普工作,要让在宣武医院疼痛科住过院的患者像上了学一样,能清楚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知道以后如何防治。”

  倪家骧认为疼痛宣教是无私的、公益性的工作,他喜欢也乐于继续做下去。“我们的疼痛宣教不仅能把正确的疾病知识推广开来,帮助患者康复,还得到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我们科室的医患关系特别好。我们的患者与医护人员相处融洽,出院时还会主动来感谢医生。”

  作为第五大生命体征,疼痛不仅为患者带来生理上的不适,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长期疼痛还会导致焦虑和抑郁症,进而出现睡眠障碍、精神崩溃等。倪家骧认为,对于疼痛患者的治疗,除了药物和手术治疗之外,还需要给予心理教育。倪家骧做过调查,宣武医院疼痛科大概有40%的患者有过抑郁或焦虑症状,他要求科室的医生为患者做疼痛缓解和心理疏解,有针对性地帮助患者解决精神和心理上的问题。

  一名合格的疼痛医生除了要精通疼痛相关医学知识正确诊断治疗之外,倪家骧认为还必须要有娴熟的沟通技巧。倪家骧说,“人与人的沟通是有技巧的,不同的对象要有不同的沟通方式,医患之间的沟通尤为重要,千万不能因为沟通不利而让患者误解产生不必要的矛盾。”

  倪家骧对科室医生有“七个字三方面”的要求,即“敢想、能说、会办事”。“敢想”是勇于创新,能积极学习新知识新技术提升充实自己;“能说”是善于沟通,能熟练进行科普工作;“会办事”是能把患者管理好,把自己的工作管理好。

  “疼痛科的患者比较敏感,这主要是由于他们长期疼痛没有得到有效治疗。所以疼痛医生一定要耐心沟通,多从患者的角度想问题。只要真心对待,患者是可以感受到你对他们的好的。”倪家骧说。

  ·  遇到哪种疼痛应该第一时间去找疼痛科的医生?

  遇到疼痛就应该找疼痛的医生。疼痛科医生会从专业角度诊断疼痛病因,准确划分所属科室。

  ·  止痛药是不是有副作用应该要尽量少吃?

  止痛药有两大类。一是非甾体抗炎药,长期使用这类药物不仅损伤胃肠道及肾脏,对其他器官也会产生影响。二是麻醉性止痛药,这类药物止痛作用很强,但是长期使用会成瘾。

  ·   如何安全使用止痛药?

  一定要遵医嘱,按时按量使用,并且要定期更换药物,不能连续服用同一种药物超过十天。

  ·   如何区分疼痛的程度?

  按照疼痛对睡眠的影响来区分比较简单,疼痛不影响睡眠叫轻度疼痛,部分影响睡眠叫中度疼痛,由于疼痛严重影响睡眠至夜不能寐叫重度疼痛。

  ·   怎么来辨别头痛应该属于神经内科还是属于疼痛科?

  现在疼痛我认为都应该来疼痛科来治疗,因为现在头痛大部分是由颈椎引起的,这些颈椎的疾病在神经内科只能用药物缓解,而疼痛科做微创治疗做到根治。

  ·   如何区分普通牙痛和三叉神经痛?

  三叉神经痛是反复发作的间歇性疼痛,不仅牙疼,下颌骨也会疼,做检查时牙齿正常。牙痛是持续疼痛,尤其吃东西时会加剧疼痛。这很容易辨别。

  ·   在疼痛科是如何来缓解癌痛呢?

  一般癌痛的病人可以用药物缓解疼痛,如果用药物不能缓解,还可以采用微创介入治疗,如选择性神经毁损。

  ·   麻醉药有没有副作用?

  麻醉药可能会引起神经系统方面的损害,有些人做完麻醉后会出现记忆力减退。

  ·   如何尽量避免孕妇和幼儿使用麻醉药时受伤害?

  孕妇做剖腹产时应尽量不做全麻,幼儿麻醉时应尽量少用药物。

  ·   痛经是否也能来疼痛科就诊?

  痛经应先去妇产科检查有无相关疾病,如果没有可以来疼痛科就诊,因为有些胸腔和腹腔的疼痛往往是椎间盘突出引起。

  医生简介

  倪家骧,教授,主任医师,疼痛医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后导师。现任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疼痛科主任、麻醉科副主任;首都医科大学疼痛生物医学研究所副所长。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专栏+ 更多

立秋以养收为原则

立秋,24节气中的第13个,标志着孟秋时节的正式开始。…[详细]
立秋以养收为原则
热门搜索
健康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