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咖价格遭抬每克15元 专家称植物伟哥名不副实

2015年02月02日11:09  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微博 收藏本文     

  玛咖Maca

  玛咖,读音缘自西班牙语“Maca”,是原产南美洲安第斯山脉的一种十字花科植物。叶子椭圆,根茎形似小圆萝卜,可食用,是一种纯天然食品,营养成分丰富,有“南美人参”之誉。玛咖富含高单位营养素,对人体有滋补强身的功用。

  2011年5月18日,我国卫生部第13号公告批准玛咖粉作为新资源食品。

  功效

  专家称,玛咖含有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并有两类新植物化学成分玛咖酰胺和玛咖烯,可以调节人体激素水平,并非单一的“壮阳”,或提高生育力。

  价格

  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丽江古城及周边药店、特产店,或是客栈,玛咖是必备货品,除了少数价格以克售卖外,多数店家以斤计。黑色玛咖每斤不少于800元,黄色玛咖也要300元,其中最贵的每克4元。

  产业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70%的玛咖产于丽江。多年的探索,丽江海拔2800米以上的高山是玛咖的适宜种植区,适种耕地面积达25万亩。2013年丽江玛咖总产值达14.5亿元;2014年预计综合产值可达40亿元。

  食用

  玛咖的鲜根可以和肉或其他蔬菜一起炒熟食用,也可以晒干后用水或牛奶煮熟食用,秘鲁当地土著人常把鲜根加蜂蜜和水果榨汁作为一种饮料饮用。在中国,玛咖多以干果、干片、干粉或玛咖酒的方式售卖。

  核心提示

  当“艳遇”成为丽江宣传的噱头时,玛咖正以“植物伟哥”的身份在丽江重彩登场。

  玛咖,一种原产于南美洲秘鲁高海拔的植物,因其广而告之的“改善性功能、提高生育力”,而在中国被“发扬光大”,并为之“疯狂”。

  从秘鲁到中国,玛咖跨越了千山万水,又从中国到秘鲁,中国取代了原产地秘鲁,成为玛咖的主产国,也成为世界玛咖价格的主导者。

  盛宴之下,以一种新资源食品亮相的玛咖,价格以克售卖,远远超越一些名贵中药材。

  而疯狂的背后,却是被夸大过头的理性缺失,也是都市人追寻健康的“安慰剂”。“植物伟哥”的噱头,已经超越玛咖本身的价值。

  小鹏没能劝住。3斤玛咖,1500克,9000元人民币。转身的功夫,就被药店的服务员磨成了粉。

  爽快掏钱付账的,是小鹏的老板,来自新加坡的一位企业家,重金购买的是一种叫做玛咖的干果粉。小鹏从未听说过玛咖,外表仿似没长大的小干萝卜,价格却这么贵。小鹏觉得老板有钱任性,爱买啥就买啥,可随他而来四川旅游的10多位同事也是如此,这让小鹏很是诧异。

  细问才知,大伙之所以趋之若鹜,是因玛咖被称为“植物伟哥”。

  小鹏弄不清白,玛咖是何物?真能贵重以克售卖吗?

  被炒高的价格

  以克售卖,贵的每克4元

  从九寨沟返回成都,小鹏发现玛咖同样也金贵,以颜色差异分为四种——黑、紫、黄、白,颜色越深越贵,“植物伟哥”依然是商家对玛咖的别称。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成都寻访所见,黑色玛咖每克不少于2元,黄色玛咖也要1元。

  与小鹏所闻相似,玛咖以干果、干片、干粉或玛咖酒的方式售卖,其功效的宣传与“壮阳”挂钩,更有甚者称其能“防癌、抗肿瘤和抗白血病”,可谓是比药物还“神奇”的东西。

  小鹏不知的是,玛咖在成都才刚兴起,云南丽江才是中国玛咖之乡。

  走进丽江古城及周边任意一家药店、特产店,或是客栈,玛咖是必备货品,并与三七、藏红花、天麻等名贵中药材摆放显眼处,除了少数价格以克售卖外,多数店家以斤计,黑色玛咖每斤不少于800元,黄色玛咖也要300元,其中最贵的每克4元。

  华西都市报记者随意找了10家店,几乎所有店均以“调节荷尔蒙”、“植物伟哥”、“提高生育力”等字眼来宣传,店家详解玛咖中含有的玛咖烯和玛咖酰胺,正是这两种特有元素“改善了性功能”,询问重金购买者,“植物伟哥”才是购买的吸引力。

  华西都市报记者获知,最高时,玛咖粉曾以每克15元出售。

  但丽江商人称,最贵的黑色玛咖每公斤800元,黄色玛咖每公斤300元,这是玛咖商贩之间的内部交易价,与往来丽江的游客无关。

  被夸大的功效

  “只是一种功能性食品”

  玛咖从何而来?

  玛咖原产地在秘鲁安第斯山区,生长于海拔3500米以上,当地人食用根茎,借此增加体力、耐力以及抵抗疲劳。

  追溯玛咖在中国的历史。2002年,云南省农科院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最早从南美秘鲁安第斯山区引进丽江规模种植,该所副所长薛润光是云南最资深的玛咖专家。

  薛润光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他们最初将种植的玛咖送人尝试,反馈的信息中,10人中有7人称有效果。“长期食用,玛咖可抗疲劳、促进睡眠、缓解女性更年期症状。”

  与同样身价不菲的冬虫夏草相比,玛咖既非保健品,也非中药材。不过,玛咖在深加工后,可成为保健品,但目前未取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标志,即“蓝帽子”;玛咖也因未进入药典,而不能称为中药材。

  “玛咖只是一种功能性食品。”薛润光说。

  事实上,玛咖入市还未满4年,原国家卫生部在2011年5月批准玛咖粉为新资源食品,玛咖产品才取得了市场通行证。但是,《新资源食品管理办法》规定:生产经营新资源食品,不得宣称或者暗示其具有疗效及特定保健功能。

  一位从事玛咖产业的负责人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玛咖的主要功能是抗疲劳、改善睡眠,而且必须是长期服用,“植物伟哥”只是创造新概念的卖点。

  那么,玛咖有“植物伟哥”之效吗?

  薛润光有不一样的专业定义。他说,玛咖含有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并有两类新植物化学成分玛咖酰胺和玛咖烯,可以调节人体激素水平,并非单一的“壮阳”,或提高生育力。

  “不可能吃了一点玛咖,就会有‘伟哥’的效果,即便有,也是个体的差异。”薛润光说,“玛咖不排除有‘植物伟哥’的效用,但是一个长期过程,玛咖在慢慢调节人体激素水平后,相应的改变人体各种生理功能,自然也包括改善性功能。”

  那么,玛咖被当做“植物伟哥”,只是片面的夸大了?对此,薛润光也予认同。

  “玛咖在中国的研究只是刚刚起步。”薛润光说,他们与云南中医学院等高校合作,对玛咖的成分、毒性等都有一定的研究,诸如改善小白鼠的性功能等,有一定的进展。

  新闻延伸

  玛咖产业,中国已超越了秘鲁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70%的玛咖产于丽江。多年的探索,丽江海拔2800米以上的高山是玛咖的适宜种植区,适种耕地面积达25万亩。

  那么,丽江每年产多少玛咖?丽江市生物资源开发创新办公室是丽江市政府一个下属机关,该办发展与统筹科监控整个丽江玛咖的种植与经营市场。

  科长马白华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玛咖已被列入丽江市八个“百亿元”产业之一。“力争到2020年,丽江玛咖种植面积达10万亩,玛咖干品总产量达到6000吨,实现总产值102亿元。”

  玛咖远从秘鲁落户丽江,源于丽江政府也苦于寻找一种高寒山区致富的特色生物产业,既能适宜高寒山区种植,又能给山区农户增收,玛咖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

  玛咖产业让丽江惊喜——伴随种植面积的扩张,2013年丽江玛咖总产值达14.5亿元,人均增收2893元;2014年预计综合产值可达40亿元,也创造了约1万个工作岗位。仅2014年投入丽江玛咖产业的各类资金就达8亿元。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薛润光称,随着玛咖在丽江及云南、四川、青海等高海拔地区的大面积种植,加之玛咖原产地秘鲁受种植面积及农耕能力的影响,中国玛咖产量已远远超越秘鲁,目前国际上玛咖的价格已由中国主导,取代秘鲁。不过,在中国的玛咖市场,从国外进口来的玛咖依然很多。

  专家观点

  云南省农科院高山经济植物研究所副所长薛润光:玛咖不该成为暴利产业

  薛润光称,对于玛咖功能的宣传不能夸大,也不能一棒子打死。目前市场形成的玛咖产业来之不易,不该成为暴利产业,但市场上的价格偏高,对消费者来说应该理性。

  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是云南三七。作为名贵中药,三七被称为“金不换”、“南国神草”。自2008年起连涨5年,2009年至2010年更是暴涨了近10倍,涨幅堪称“疯狂”。去年以来,顶级的三七从年初的每公斤2000元以上,下跌至现在的每公斤900元,跌幅超过50%。

  追根溯源,价格暴涨引发了云南种植风潮,以云南文山州最为典型,2010年三七的在地面积8.5万亩,2013年增加到28.8万亩,2014年超过了50万亩,然而三七的生长期一般需要3年才能长成采售,这为三七价格大跌埋下了伏笔,三七也在去年始大量上市,导致市场供需不成正比。

  业内人士分析,三七目前的库存加之现有的种植,够消耗9年,价格自然不会有涨幅。

  前车之鉴,还未成为名贵中药材之列的玛咖,会成为第二个三七吗?

  “我们不希望有一天,玛咖的价格从天上掉到地下。”薛润光说,当然,目前的市场是物以稀为贵,刚出现在消费者面前的玛咖,会出现短时期的震荡,高价应该不会持续很久。

  马白华也认为,丽江玛咖市场亟待规范。

  他介绍,丽江正在规范玛咖市场标准,并已上报云南省卫生厅,拟订《丽江玛咖栽培标准操作规程》和《云南省食品安全地方标准之玛咖干制品》。

  马白华称,“植物伟哥”的说法,只是玛咖的初级宣传,现在主要是回归理性的引导。

  记者求证

  玛咖热背后的“机会主义”

  究竟价值几何才算理性?

  去年,以“植物伟哥”为标签的热炒,引发了玛咖价格十倍甚至更高的增长。昆明一家植物科研机构工作人员称,市场上黑色玛咖的种子1公斤已经涨到5万,而同样1公斤的黄色玛咖种子是6000至7000元不等。

  《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3日报道,大批中国买主涌进秘鲁购买玛咖。当年9月,出口到中国的玛咖价值上升至600万美元,而2013年全年出口价值仅54万美元。

  玛咖,究竟价值几何才算理性?

  丽江“玛咖大王”的忧虑

  丽江古城外70公里的石头乡,段学军是当地的“玛咖大王”。

  44岁的段学军,丽江玉龙县石头乡石头村石头小组的小组长。

  成为“玛咖大王”,不是因为段学军懂玛咖,他仅算“略懂”,即便每天饮用玛咖泡酒,他也表述不清玛咖那被赋予的“神奇功效”,而他之所以称为“玛咖大王”,是因为他两年来,在石头遍野的深山林地种植了近百亩玛咖。

  段学军称,去年11月底,玛咖收获时,乡里来了很多收购玛咖的,客栈的老板、企业的雇员、药店的业务员……收购价比前年略微上涨,黑色玛咖鲜果每公斤过百了,黄色玛咖也在30元以上。

  他算了一笔账,包括租地、人工等费用,种植玛咖每亩的成本4500元左右,按去年的产量和收购价,每亩的利润在2000元左右。

  段学军担忧,“如果来年收购价低于30元,还不如土豆,土豆每亩地也能挣上千元。”

  他的忧虑并不是没有道理。种植环境的不一样,玛咖产量的差距,直接影响农户的收入。

  “每公斤三四百元较为合理”

  薛润光称,以市场居多的黄色玛咖计,单就成本而言,每亩的种植成本在3000元至4500元之间,每亩平均产鲜果200公斤计,市场上收购价每公斤 30 元,亩产收入 6000元。不过,种植玛咖的地必须轮种,同一块土地在种植三年后,必须停种一年,让土地休养生息。

  一般情况下,5公斤玛咖鲜果晒成1公斤干果。

  “价格的扭曲,缺乏理性。”薛润光认为,正常情况下,种植户卖干果给商贩的价格每公斤200元,而商家出售给消费者的价格以每公斤300至400元较为合理,也符合市场的规律,但市场价却要高得多。

  一旦玛咖价格大滑,势必会引起连锁反应,产业就出现危机。尤其是对好不容易寻找到创收作物的农民,并非福音。

  “植物伟哥名不副实”

  段学军认为,种植玛咖是机会主义,与种普通药材、土豆一样,种植户很多不知玛咖的效用,只要有市场、有人收购就种,没有想太多。

  他觉得,按照目前不太规范的市场,最多两年,种玛咖产业就完了。

  段学军自己也食用玛咖。

  他说,新鲜玛咖腥辣,直接服用胃难受,多用来泡酒,每天喝上小半杯。“大的变化没有,喝多了会流点小鼻血,总有种口干的感觉。”

  他称,玛咖不同于天麻、三七等名贵药材,医用价值大,而服用玛咖者,因价格贵重,多数人不能保证长期服用,因此会认为“植物伟哥”名不副实,购买玛咖的回头客必然很少。

  一位植物研究者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购买者心中,目前的玛咖仅充当着“安慰剂”的功能,经济的发展,个人购买力的提升,导致都市人对于健康的追寻,玛咖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

文章关键词: 伟哥植物伟哥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