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救生命之急 承生命之重

2017年06月13日 11:20 新浪健康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郭树彬主任认为,急诊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那些急危重患从就诊患者中很快地筛选和识别出来。其实在急诊科有很多是非急症患者,非急诊病人占用急诊医疗资源已接近30%,导致急诊不急。为了优化急诊就诊流程,朝阳医院急诊科在改善就诊环境的同时,推出按病情分级诊疗制度。依据急诊分诊国际标准进行处置:一级患者(病情濒危,随时可能危及生命),立即进入急诊抢救室就诊;二级患者(病情危重,存在生命危险),在5分钟内积极处理;三级患者(病情急,可能重,有潜在风险),在15分钟内处置;四级患者(病情一般,非急症患者但又在急诊就诊),可能候诊2小时以上。

  在进入急诊分级叫号系统之前,患者需要到急诊的分诊台,通过仪器和经验丰富的分诊护士初筛病情,此后会根据病情级别进入叫号系统,对于病情紧急的患者,系统会自动往前跳号,患者只需要坐在候诊区等待叫号即可。如此,“急诊流水区域”内患者就诊秩序井然,危重患者能够及时得到诊治,医生接诊患者更加从容。

  “我们去年就诊患者量上涨10%,医改之后略有下降,但下降不到1%。患者的周转效率提高了百分之十几,经济效益提高了14%。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改变了急诊的患者结构,分级诊疗效率提高,降低了非急症患者的滞留量。过去非急症患者甚至会滞留几个月,急诊走廊里全是病人,现在患者周转时间一般能控制在24小时,最长不超过72小时。”郭树彬主任说到。

  急诊科几乎是医院最忙碌、高压的科室,重症病人最集中、病种最多、抢救和管理任务最重,全年全天要随时准备以最快时间救治突发疾病和意外伤害。

  郭树彬认为,急诊医生类似全科医生,但与全科医生不同的是,急诊科面对的是危急病患,急诊医生的综合素质要更强,才可以从容的面对各类患者。首先从专业角度来讲,对各科疾病知识要有系统性的掌握,同时还需要敏捷的应急能力、强健的身体素质和优秀的交流沟通能力。

  门诊的专科医生接诊患者的数量和疾病种类相对固定,而急诊各种不可控因素太多,相对于其他科室,急诊的工作强度更大、工作压力更大。很多医生不愿意做急诊,急诊医生人才流失。

  郭树彬认为,“国内急诊医学发展的不均衡,很多人对急诊医学的认识还不足,认为急诊没有专业,许多基层急诊医生看不到未来,这可能导致基层医院的急诊医生流失。其实,各大医学院校急诊医学教研室和急诊医学系的成立已证明急诊医学正在被认可和重视。急诊医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工作。对于急诊医学,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教育,改变人们对急诊医学的误解。另外,医改之后很多专科都已面向基层,医院的急诊发展会越来越好,专业性、系统性也会越来越好。”

  郭树彬主任认为,急诊医学的未来发展首先要求急诊医生进一步专业化,现在国内基本上大部分急诊医生都经过培训和临床实践,专业素养过硬。而急诊医学的发展还需要进一步从理论提升到实践。过去普遍认为急诊医学是没有专业的,理论体系也不强,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读和误判。现在急诊医学理论体系和专科的建立越来越丰富,未来急诊医学不管是专业的发展,还是医生的职业前景都有着更好的优势。

  朝阳医院急诊科分诊后鉴别出来的非急诊患者,则将其分流到相关合作的基层医院。这种模式能够兼顾三甲医院和基层医院双方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对三甲医院来说,从经济效益讲,患者花费最大的时候通常是在急危重症抢救的最初,如果此时的急诊科被大量非急诊患者占据,无法接收新的急诊患者,显然会降低医院的经济利益;从社会效益讲,急诊科的拥挤也是引发公众不满的重要原因。而对基层医院来说,这种模式可使其获得较为稳定的患者,基层医院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自然得以实现。

  此外,这种模式还避免了医疗资源的浪费,降低了急诊医生的劳动强度,同时大幅度改善了患者的就诊环境,从而使患者和医生双双受益。郭树彬主任提到,急诊医学未来发展还要继续分级,三级医院的急诊科将成为主要收治疑难危重症的诊疗中心。

  未来急诊医学还要加强信息化建设,有效整合各种资源,降低急诊医生的工作强度,简化急诊医生的重复劳动,提升急诊工作的效率和效益。急诊医学信息化建设还可以保证在有上级医生临床指导调整下的标准化诊疗,使疑难危重患者及其他各类病人都能得到恰如其分的治疗。


  1、溺水后如何进行急救?

  (1)迅速将溺水者从水中救出,第一时间确认是否有呼吸、心跳。如果患者存在自主呼吸,则及时清除口咽部、鼻腔内滴污物,保持气道通畅,防止异物进一步堵塞气道。

  (2)对于呼吸停止,或呼吸心跳停止的溺水者,正确的做法是迅速清理口鼻的水和 污物,尽量解除舌后坠,迅速进行有效地人工呼吸, 如心脏骤停则加上持续有效地心外按压,同时呼救, 如果现场有条件,应第一时间置入口咽通气道,或气管插管。如患者有水从口中流出,则将头偏向侧方,保持气道通畅。

  2、心脏骤停如何进行急救?

  (1)院外发生心脏骤停,施救者一旦发现患者没有反应,必须立即就近呼救,评估现场环境安全,同时检查呼吸和脉搏,启动应急反应系统,呼叫AED(自动体外除颤仪)。

  (2)摆放患者为复苏体位:将患者置于平地或硬板上,解上衣、腰带,使患者头、颈、躯干平直无弯曲,双臂放于躯干两侧。

  (3)立即开始胸外按压:按压部位:胸部正中乳头连线水平;按压频率:每分钟100~120次;按压深度:5~6厘米,并保证充分胸廓回弹。施救者应尽可能减少胸外按压中断的次数和时间。

  (4)人工呼吸:开放气道,清除口鼻腔分泌物,每30次胸外按压,给2次通气,以胸廓起伏为标准。

  (5)如AED到场,立即示波,如提示可除颤心律,立即予200J非同步电除颤,除颤完毕后立即恢复胸外按压。5个循环后再次示波。

  3、被狗咬伤过了24小时还没打狂犬疫苗怎么办?

  狗咬伤后,即使没能尽早接种狂犬疫苗,仍建议接种狂犬疫苗,保证抗体的产生。

  4、有人昏倒在地,该不该自行搬运,会不会反而导致患者再次受伤?

  (1)首先确保现场环境安全:如在马路中央或现场环境不安全,采用整体侧翻的方式就近转运置安全环境;如在安全环境下,不建议随意搬动。立即呼叫120。(2)判断患者意识,如患者无反应,在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前,应立即启动心肺复苏。(见第2题)

  5、不小心吃错药怎么办?吃错哪些药会有生命危险?

  (1)一般的药物,只要在正常剂量内,问题不大,多喝水促进药物代谢,并观察身体反应即可。如药物过量,应及时就医,并携带所服用药品或药盒。

  (2)如果出现皮疹、喉头水肿、憋气甚至昏迷,这是药物过敏甚至过敏性休克的表现,也是危及生命的表现,需及时就医,积极抢救。

  (3)误服强酸、强碱或腐蚀性药物,口服蛋清、牛奶、豆浆等,及时就医。

  6、怎么自行判断疼痛级别,哪种需要就诊?

  用0-10的数字代表不同程度的疼痛,0为无痛,10为最剧烈疼痛,让患者自己圈出一个最能代表其疼痛程度的数字。 0:无痛; 1-3:轻度疼痛; 4-6:中度疼痛; 7-10:重度疼痛

  不能完全根据疼痛分级来决定是否需要就诊,比如老年人阑尾炎疼痛程度可能不高,但当症状严重时往往已经化脓、穿孔。

  7、为什么再小的伤来了也要做CT?

  影像学检查目前已经成为医生,特别是急诊科医生辅助诊断的一把利刃,借助影像学检查可早期发现外观难以发现、鉴别诊断困难、主诉模糊的许多疾病。外伤是急诊科接诊病人的一个重头,是一门非常复杂的学问。在判断外伤严重程度方面,单凭肉眼观察和医生查体的确可以初步判断病情,但绝对不是全部。不知道患者们是否听说过医学上所说的迟发性脑出血、迟发性肝破裂等等名词,其早期表现就是不明确或者很轻微的。早期行CT检查,一方面可以诊断或排除比较重要的疾病,另一方面可以为之后的病情变化提供参考。

  8、小孩子总流鼻血是不是白血病?要做哪些检查?

  长期流鼻血的原因比较多,包括凝血功能障碍、血液系统疾病、血管畸形、血管炎、鼻中隔偏曲等等,应该及时就医,血液科、耳鼻喉科等相关科室门诊就诊。可能需要的检查包括血常规、凝血功能、凝血因子活性、免疫学指标、骨髓穿刺等等,需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9、紧急情况时,直系亲属同血型可以相互输血吗?

  老百姓所认为的血型相同,一般是指“ABO血型”相符。事实上,人体的血型系统不止这1个。目前为止发现的红细胞血型系统一共有三十个,如Rh血型系统就是其中之一。血制品从输血者输出到受血者输入需要经过一系列过程,最重要的是交叉配血试验,只有通过交叉配血试验符合的血型,方可予患者输注。危重病人输血,应严格遵循输血流程,一方面保证用血安全,一方面防止血液疾病通过输血传播。

  输血本质上是移植的一种,既然是移植,必然会伴随着一系列可能发生的免疫反应,输血相关性移植物抗宿主病就是其中的免疫反应之一,同时也是最严重的输血并发症之一,其死亡率在90%以上,无特效方法,重在预防,而直系亲属之间输血其发生率比非直系亲属之间输血高几十倍,故并不提倡直系亲属之间互相输血。

  在紧急状态下,仍然有应对紧急状况的输血办法,但要严格遵循输血流程。

  10、被蛇咬伤怎么判断是否有毒?应做哪些应急处理?

  从蛇的形态上讲:毒蛇头部一般呈三角形,颈部较细,如五步蛇、蝮蛇、竹叶青等;无毒蛇头部一般呈椭圆形。但也有例外,如金环蛇、银环蛇虽为毒蛇,头部不呈三角形。从咬痕形态上讲:毒蛇有毒腺和毒牙,上颚有两颗前牙比其它牙齿粗而长,咬后留下两排牙痕,顶端有两个特别粗而深的牙痕。如果被咬处仅见到较细或成排的齿痕,更可能是无毒蛇。

  蛇咬伤后,无论判断是无毒蛇还是毒蛇,都应先按毒蛇处理。立即使伤肢制动并下垂,撕布条于伤口上5厘米处绑扎,松紧以阻断淋巴液和静脉回流为宜;用清水、茶水或盐水反复冲洗伤口,使残留在伤口表面的蛇毒被冲走,挤出伤口周围血液;用刀片在火焰上烧红消毒,在伤口上作“一”或“十”字切口,再在周围作数个小切口,利于蛇毒流出;及时到就近的医院处理。

  郭树彬简介:

  郭树彬 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全国学会任职

  中国科协 中华医学会 医学科学传播专家团队 团长

  中华医学会 科学普及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 医学科普分会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 急诊医师分会副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 医学科普分会医学媒体联盟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 全国医师定期考核急诊医师专业编辑委员会秘书长;

  中国医师协会 胰腺炎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 急救医学专业委员会 主任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 心肺复苏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地方学会任职

  北京医学会常务理事;

  北京医学会 急诊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医学会 医学科普分会主任委员;

  北京医学会 灾难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

  北京医师协会 急诊医学专业分会常务理事;

  学术杂志任职: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Journal》编委;中国急救医学杂志、中华急诊医学杂志、中华胰腺病杂志、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杂志、临床误诊误治杂志、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等任常务编委、编委。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专栏+ 更多

小暑养生记住这几点就够了

此时出汗多,消耗大,再加之劳累,不能忽略对身体的养护。…[详细]
小暑养生记住这几点就够了
热门搜索
健康美图